2011-05-30

你們怎麼有辦法養四個孩子?

我先生目前仍在攻讀博士學位,是全職學生,主要的收入來源是獎學金,我則是在家做點翻譯工作的全職媽媽,現階段的經濟狀況只能算勉強夠用,也許是因為這樣,很多人常發出這個疑問:「你們怎麼養得起這麼多孩子?」

我們的想法是:我們不打算送孩子上補習班和安親班,因為我們自己可以教他們、照顧他們,光這樣做就可以省下一大筆費用。我們不需要買昂貴的東西,不需要買昂貴的手機或汽車,不需要買高檔的鞋子和衣服,這些在我們的人生中,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,只要省著點用,只要現在夠用,我們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
其實我們的信心是來自我們的信仰,聖經說只要信靠耶穌,上帝一定會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,我們就緊抓住上帝這個承諾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從未缺乏過,所以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,上帝會繼續供應我們的需要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9

如果家裡有親生的孩子,又有收養的孩子呢?

我們家沒有這個問題,因為四個孩子都是收養的,但我們有個朋友是這個情形,他是個小學校長,有兩個親生的孩子和一個收養的女兒。他說剛開始他親生的孩子因為太小,不了解收養是什麼,對他們來說,這只是人生中很自然的一件事,甚至以為所有的嬰兒都是從孤兒院來的,所以有時他們會說:「我們再去孤兒院抱一個寶寶回家!」

他們家每年都會慶祝一個叫「帶你回家」的日子,來慶祝他們帶養女回家的日子,他們在這天會特別慶祝一番。

我們的朋友說,身為小學校長,他看過太多孩子了,就他所知,親生的子女和收養的子女一樣,在自我身份的認同上,問題一樣多。他強調說,最主要的問題不在收養,所以我們不該把所有的問題都歸咎給收養。他說如果你忽略你的孩子,不管他們是親生的還是收養的,他們將來都會出問題。最重要的是父母現在就要誠實,有什麼問題出現就去面對和解決,親生子女的問題就跟養子女的問題一樣多。

而且他鼓勵父母要慶祝孩子被收養的這件事,不要把收養視為禁忌。他說全家可以去拜訪養子女當初的所在地,也許是被收養之前住過的地方,也許是出生地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7

生父母會不會來看孩子?

透過機構的收養,生母不能直接和收養人接觸,當她想了解孩子的近況時,必須到機構看收養人提供的報告、照片或影片。經過法院裁定的收養,生父母會失去所有的親權,也就沒有探視孩子的權利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6

試養期

收養人務必要記住,當我們第一次帶孩子回家,在還沒有到法院出庭,在還沒有收到法院的裁定書和確定書之前,收出養雙方都有權利改變主意,有些收養機構會稱這段期間為試養期,試養期一般都要三到六個月。

就法律而言,我們收養人在試養期間並不是孩子的父母,只是代替生父母來照顧這個孩子而已。不管我們喜不喜歡,生父母也許會改變心意,決定自己撫養孩子。這對我們收養人來說,當然很難接受,因為在照顧的過程中,我們很快就會愛上這個孩子。剛開始我們只是暫時的照顧者,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我們越來越了解這個孩子,就會很自然地對孩子生出濃濃的父愛和母愛。

如果生父母改變主意,雖然我們收養人可能會很痛苦,可是這時最好的做法就是放手,祝福對方,希望他們接下這個大挑戰後,能夠好好地把孩子撫養長大。我們應該儘量把焦點放在孩子的利益上,而不是放在自己此刻的損失上。外面還有很多孩子需要家庭,我們必須振作起來,再試一次,並且為過去這段照顧的期間感恩,因為能有機會為這個孩子帶來一點影響。

其實透過機構收養時,機構的社工通常會和生父母有許多溝通和輔導的機會,機構會評估生父母出養的意願,如果能夠進入試養期,大多數的生父母是不會改變主意的,那麼收養父母就要很感恩,因為我們竟然能夠代替生父母來養育這個孩子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5

收養的風險

也許你曾在新聞報導上或從朋友口中得知,某對夫婦想收養孩子,卻在收養過程中情感受創,到頭來仍然膝下無子。沒錯,就像前面提過的,孩子需要被收養是因為有一樁悲劇發生了,當我們去接近這個悲劇,有時難免會被這樁悲劇所帶來的痛苦波及。

有些人會覺得整個收養過程太麻煩、太花時間,要準備那麼多證明文件來提出申請,要等那麼久,日後可能還要按照機構的要求,定期提供孩子的近況和照片。但是我們很樂意為這個寶貴的孩子經歷這一切麻煩,甚至再多的麻煩也不在乎,因為我們想要給這個孩子一個真正的家庭,一個能夠愛他、照顧他的家庭。

其實大多數的收養過程都很順利,從新聞上聽到的失敗收養案例,都只是極少數的例子。雖然如此,收養仍有情感受創的風險,但人生中所有的真感情不也是這樣嗎?收養也不例外。也許從下面這個角度來思考收養會有幫助:眼睜睜看著孩子處在水深火熱之中,我們會不會因為怕自己被波及,就不肯伸出援手,任憑孩子受苦受難?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4

孩子長大後去尋根,會不會永遠離開我?

其實不必怕孩子會跑掉,只要愛他,盡最大的能力養育他,就可以建立起親密而良好的親子關係,即使他以後見到了親生的父母,他要的仍是你,你們的關係會持續一輩子。

2011-05-23

告知孩子被收養的身世,他會不會就不愛我了?

如果你等他長大了才告訴他,他會覺得非常受傷,有可能從此破壞了你們之間的關係。可是你如果從他小的時候,就開始明智地幫助他面對這件事,他會因為你這樣做而愛你,尊敬你,這反而會為你們親子之間的關係打下穩固的根基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該怎麼說呢?好難開口向孩子告知身世

告知身世有可能很尷尬,而且你很可能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可以說這種事。第一次開口總是有點可怕,想到要對孩子說:「你是我們收養的孩子」,就覺得難以啟口,但就是因為這樣,才要早一點開始講。當孩子兩三歲時,你告知他的身世,他很可能什麼也不懂,所以你講得好不好都沒關係,你可以把它當作練習,將來等他漸漸可以明白時,你就可以講得比較順暢,比較自在,也比較知道怎麼講最好。

重點是早一點開始這樣的對話,這是你和他一輩子都會有的對話,所以何不從現在就開始讓自己習慣這個對話?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2

能不能等孩子長大後再告知身世?可以都不說嗎?

會問這樣的問題,基本上是擔心知道身世對孩子來說是一件太痛苦的事,這樣想當然是出於好意──你想要保護孩子,不希望孩子痛苦。但有時候,經歷短暫有限的痛苦反而是好的,因為這可以避免未來遭受更大的痛苦。

所以父母在身世告知這件事上,千萬不可感情用事,必須面對現實,想清楚。抱持下面這個想法會很有幫助:如果我們等他長大後,再告訴他被收養的事實,我們只能保護現在的他,不讓他現在感到痛苦,即使現在所面對的是輕微而且承受得住的痛苦;可是這樣做就不能保護到以後的他,反而會讓他以後要面對沈重甚至可能承受不住的痛苦。真正的愛和堅定不移的愛會牽著他的手,帶他走過現在短暫而輕微的痛苦,好叫他將來不必承受更大的痛苦。

等他大一點再告知身世的另一個問題是,這會迫使我們欺騙孩子,要不是對他說謊(「沒錯,我是你的生母。」),就是從來不正面談他從哪裡來的問題,讓他很自然地以為他跟別的孩子一樣,都是跟親生的父母在一起。但不管是哪一種,其實都是說謊。

可是每一個孩子都需要能夠百分之百相信自己的父母,所以我們必須告訴孩子真相。我們不必一下子全盤托出,只要說出孩子能承受的部分就好,就算他還不懂也沒關係,如果我們想跟孩子維持一個健全的親子關係,就需要對他完全誠實。孩子需要能夠信任我們,他需要對我們有最大的信任,相信我們絕對不會對他說謊,絕對不會欺騙他。

如果我們真的等到以後才告訴他身世,等他大一點的時候發現了(他遲早一定會發現,即使你決定永遠不告訴他),到時候對他會是雙重的打擊。首先他會發現我們這些年來一直在欺騙他,再來是他必須突然毫無預警地去面對這個可怕的事實,很多時候這個事實還附帶一段不可告人的過去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20

怎麼跟孩子說收養的身世?

怎麼向兩三歲的孩子解釋收養呢?可以用照片或用說故事的方式。比如我們去孤兒院接老大時,在孤兒院照了幾張照片,我們就用這些照片告訴老大說:「你的生母生下你,但是不能自己照顧你,就把你交給我們照顧,讓我們做你的爸爸媽媽。你看這張照片是我們去孤兒院接你,你一直在睡覺,都沒有張開眼睛,後來還一路睡到家才醒來呢。」

我們家老大很喜歡聽這段故事,常要我們講當初去接她的情形,她一點都不覺得這是一件羞恥的事。

後來我們收養老二的過程,老大因為全程參與,就對收養有更進一步的了解。我先生畫了這張可愛的圖,描述我們一家三口去接老二回家的情景,我們用這張圖再度向老大解釋收養是怎麼一回事。



我們說左上角這個人是妹妹的生母,她生下寶寶,可是自己沒有辦法照顧寶寶,所以決定交給可以照顧這個寶寶和愛這個寶寶的家庭──就是我們!為了幫助老大記得更清楚,我先生畫了我們搭飛機去的情景,最下面是我們去接妹妹,右上角是我們回來後,變成四口之家了。

除了這張畫,我們當初去接老二時,在旅途中照了一些照片,在機構初次見到老二時,也照了相,所以我們每次重看這些照片,都可以重新解釋一遍收養是什麼,讓孩子從小就習慣自己被收養的事實。

另外這張畫是描述我們去接老三回家的情景,我們用這張畫向老大和老二解釋收養是什麼(這次我們搭高鐵去)。

2011-05-18

身世告知早點說,常常說

每個人遲早都會想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,被收養的孩子也不例外。他們不是我們親生的孩子,但是我們收養他們,將他們視如己出。我們相信父母應該在孩子能夠聽懂一些話時,就儘早告知孩子的身世,並且根據他們能夠了解的程度,來決定說些什麼,每個階段說的話都不一樣。我們從一開始就向孩子坦白這件事,並且把握每個機會幫助他們明白收養是什麼。孩子越早知道自己的身世,所受到的衝擊就越小。

我們儘量準備好可以隨時誠實並且用心地回答孩子的疑問,「身世告知」不只是一次而已,父母和孩子勢必會繼續有這方面的對話,我們相信這樣做會讓親子關係變得更深入、更緊密相連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正確的收養觀

收養的核心問題是身世告知,所謂身世告知就是讓養子女知道自己的身世,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,知道撫養他的父母並不是他親生的父母。想像一下,如果你收養了一個孩子,當你想到身世告知這件事時,可能會覺得太難了,你做不到,可是身世告知其實一點也不難!收養是一件好事,很多人不敢告知養子女的身世,主要是出於無知的恐懼,其實只要對身世告知有正確的認識和正確的態度,身世告知一點都不難,根本不必害怕。

「我一直都知道」

我們在身世告知這件事上的目標是,當我們的孩子長大後,他們不會記得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被收養的,所以如果有人問:「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被收養的?你有沒有很震驚?」他們可以誠實地回答說:「我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知道的,從我有記憶起,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,所以沒什麼好震驚的。」

如果我們從小就不斷跟孩子談收養的事,隨著孩子漸漸長大,他會越來越明白收養的含意。當他終於明白收養是怎麼一回事時,心中可能會感到痛苦,我們不希望他必須獨自去面對這個痛苦,我們想要盡力幫助他走過這個過程。

越早告知孩子的身世越好,因為對孩子的衝擊最小,他不會記得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被收養,不會在知道的那一刻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。

想像一下,如果你突然很意外地發現自己是被收養的,你會有什麼感受?想像你突然發現,拉拔你長大的父母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,你會有什麼感受?

我們都聽過像王建民這樣的故事,他一直到高中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是被收養的,當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,差點不想再打棒球,後來經過家人的開導,心情才平復下來。對這樣的人來說,這件事會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痛。

我們不希望孩子經歷到這種突如其來的驚嚇和打擊,以至於影響到他一生的幸福。

因為身世告知這麼重要,所以我們相信,從一個人對身世告知的態度,最能看出他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要收養孩子了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17

從悲劇到祝福

經過上課、準備文件、送件申請和家訪這個漫長的過程,等待終於結束,我們帶孩子回家了。接下來去法院出庭,等候裁定書和確定書,遷入戶籍,更改姓名,當整個收養手續完成後,我們生活的焦點,很自然的就轉移到家中擁有一個新成員的喜悅上。許多父母之前為了得到一個孩子,耗盡心神,勞民傷財,結果仍一無所獲,所以在此刻特別覺得感動,覺得自己何其有幸能夠得到這個莫大的祝福──現在他變成我們的孩子了。因為這個緣故,此刻很容易忘記另一頭的故事,很容易忘記這個莫大的祝福來自一個莫大的悲劇。

有一件事,收養父母應該謹記在心,那就是這個世界對每一件事應該怎麼做,都有其理所當然的看法──比如我們收養的這個孩子,其實應該由別人撫養長大才對,這個別人就是他的生父母。我們能夠得到這個孩子,享受這個祝福,原因只有一個──有個悲劇發生了,這個孩子的生父母無法撫養他。不管是因為生父母已經過世或是無力撫養,這仍是個悲劇,因為孩子由生父母撫養長大,由生父母疼愛,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。

所以從我們帶孩子回家那天起,他的生父母要面對的是一個悲劇,他們必須重新振作起來,繼續把日子過下去。但是我們這些收養父母,得到的是一輩子的祝福。那孩子呢?孩子得到什麼?他得到祝福,也得到悲劇。

我們這些收養父母有時會希望能夠忘記這悲劇的一面,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就好,但是我們的孩子沒有這個選擇,將來有一天,他會恍然大悟,原來愛他養他的父母,並不是他親生的父母。我們願不願意和孩子一同走過這條艱辛的道路?願不願意去了解孩子在明白自己的身世時,為自己的身世感到悲哀的心情?我們願不願意在孩子向我們傾吐這份心事時,好好聽他說?我們願不願意放下自己的恐懼,容許自己去體會孩子的感受?我們願不願意陪孩子一起哭?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2011-05-16

只是個正常的家庭

我們常會忘記自己的孩子是收養的,我們平常很少想到收養這件事,只有在跟別人談我們的家庭時才會想到。有些初次認識的人,知道我們家孩子是收養的之後,會問:「這兩個是姊妹嗎?」或是問:「這兩個是兄弟嗎?」我第一次聽到別人這樣問時,腦筋一時轉不過來,就回答說:「對啊。」然後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對方覺得我們的孩子長得很像,以為是從同一個原生家庭收養的孩子,甚至有人誤以為我們家兩個女兒是雙胞胎,也有人誤以為我們家兩個兒子是雙胞胎。

在我們心目中,這些就是我們的孩子,就只是正常、活潑、像白紙般單純的孩子,每一個都渴望我們的愛,每一個都愛他們的爸爸媽媽,每一個都有許多潛力,都有許多尚未發掘的天份,他們就跟正常的孩子一樣,會笑,會哭,會擁抱,會親親,會高興,會鬧彆扭。

我們這六口之家,成員之間都沒有血緣關係,但我們跟別的家庭實在沒有什麼兩樣。我們常常看著自己的孩子,心想我們多麼有福氣,能夠擁有這麼棒的孩子。短短幾年前,我們還千方百計想要生兒育女卻求之不得,醫生也束手無策。但現在我們家的鞋架擺滿了鞋子,我們的大鞋旁邊擺著各樣尺寸的小鞋,牆壁上掛了許多小外套,爸爸的大帽子旁邊也掛著許多小帽子,曾經寬敞、安靜和詳和的家,如今擠滿了人,一天到晚聽到笑聲,還有小腳丫跑來跑去傳出的拍撻拍撻響聲。那哭聲和吵架聲呢?當然也有!

決定收養,並且決定繼續收養,使我們的生活變得多彩多姿,生命變得更豐富,難以用筆墨形容。收養使我們的人生變得更有意義,帶給我們許多喜樂,並且讓我們把焦點從自己身上轉移到別人身上。(本文摘自拙作《這樣做,寶寶超好帶──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》的附錄。)

去年底我們夫婦有機會上人間衛視「生活大不同」節目,接受主持人傅娟的訪問,談到我們的收養經驗。有興趣的朋友,歡迎點閱以下的YouTube連結。:-)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b4lz32QqT-k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sn_UZdpH5E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S3-0lkqQBg8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CQgEJCmTiag

2011-05-14

打破刻板印象的有趣發現

大家都說,小女生會比小男生早說話,小男生會比小女生好動,這兩種刻板印象在我們家都不成立。我們家兩個女兒大概快到三歲,才會講比較完整的句子,但兩個弟弟卻很早就展現語言天分,尤其老三,兩歲多就可以講完整的英文句(我們家是以美國爸爸的母語為母語),每每令我們稱奇。在好動方面,兩個弟弟也不像兩個姊姊那樣好動,姊姊整天坐不住,跑來跑去,精力多得嚇人。我們常常為這個現象覺得很有意思,不過我們相信等弟弟再大一點,一定也會很好動,到時候全家又會更熱鬧了。

2011-05-13

收養第四個孩子

接老四回家,遠比接其他三個孩子回家輕鬆快速,去的時候搭捷運、轉公車,回來的時候搭計程車,十幾分鐘就到家了。

這個收養機構很特別,他們是由生母來挑選收養人,而不是由機構按照雙方的條件來媒親。也許是因為這個緣故,我們才會這麼快就被選上。有些出養人認為,如果孩子出養到已經有孩子的家庭,也許不能得到全部的注意;但有些出養人則認為,孩子出養到已經有孩子的家庭,反而立刻有哥哥或姊姊可以作伴,是更好的選擇。挑選我們的生母,大概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吧,沒想到我們的孩子竟為我們的收養資格加了分!

這次的收養經驗很特別,我們有機會和孩子的生父生母見面。他們看見我們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和感情,看見我們的孩子雖然活潑好動,卻十分守規矩,能夠順服父母,便覺得很放心,相信孩子在我們家可以得到良好的照顧和栽培。見到生父生母成熟面對無法自己撫養孩子的事實,願意信任地將孩子交給我們照顧一輩子,我們的心裡很感動。

我們帶老四回家後,生活上所面對的衝擊比以前都大。第一、在生理上,他的體格跟二姊很像,都是身強體健,哭聲驚天動地,身體上有任何不適,比如肚子餓了、大便了、累了、睏了等等,就會扯開喉嚨大哭,而且是尖叫式的哭聲,我們剛開始可真被整慘了。加上他有容易溢奶的現象,一天到晚都得幫他換洗衣物和床單。

第二、在家事上,老四剛來時,家裡的老二、老三都還在包尿布,可想而知,我們每天根本就是不停地在換尿布;去藥房買三種不同尺寸的尿布時,店員還以為我們拿錯了。當時老三還在吃食物泥的階段,加上老四也要開始吃食物泥,我必須做雙份,買菜要買雙份,打食物泥也要打雙份,簡直就像在帶雙胞胎,初期真是忙得人仰馬翻。

第三、在心理上,他有比較大的需求,我們發現他似乎是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,很會哭,很怕陌生人。我們前三個孩子,在學會爬之後,就不喜歡老被抱在懷裡,他們喜歡下來走動,去探索家裡這個小小的世界。老四就截然不同了,他很喜歡爸媽抱他(生人不行),在我們的懷裡顯得特別知足,一點都不會想下來走動。為了因應不同的個性和需求,我們必須花較多的時間抱他,給他安全感,比如他一早醒來,會需要爸媽特別抱一會兒。剛進入收養家庭的孩子,收養父母對他來說,其實就像陌生人,所以收養父母剛帶孩子回家時,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孩子培養感情,讓孩子熟悉他們。我們有一次在上收養課程時,聽到一對想要收養的夫婦說,如果收養到孩子,會送全天候的保母,周末再帶回家。社工聽了覺得匪夷所思,孩子根本都還不認識你們,就要把他送去給別人帶。

還好我們在生活的照顧方面,已經對丹瑪醫師的育兒法駕輕就熟,而且五個月大的老四來我們家時,已經可以睡過夜,至少讓我們省了一項訓練。我們晚上可以一覺到天明,白天就有體力肩負養兒育女的重責大任。

奇妙的是,老四進入我們的家庭後,在情緒方面的進展十分驚人。剛來時沒有安全感,經常皺著眉頭,動不動就哭。但在我們的專心照顧之下,一個月後,他突然變得很快樂,不再大聲哭鬧了。他整個人好像脫胎換骨,變成一個愛咯咯笑的孩子,隨便逗他就大聲笑個不停;姊姊對他扮鬼臉,他也可以大聲笑個不停。每次聽見他的笑聲,我們都會忍不住笑出來,有什麼聲音比孩子的笑聲更悅耳呢?老四有了安全感之後,開始展現他樂天派的個性,成了家中的開心果,照顧起來也容易多了。差不多花了兩個月的時間,我們的生活才又漸漸上了軌道。

2011-05-12

要不要有老四?

我們帶老三回家後才九個月,先前申請的另一個收養機構突然來電通知說,有個男嬰可以給我們收養。這個時間比我們預期的提早一年,而且寶寶跟小哥哥的年紀才相差十一個月!真是太震撼、太意外了!可是機會實在難得,這個機構近在台北,我們可以省去舟車勞頓之苦,而且收養手續簡便,加上我們又不排斥有第四個孩子,豈能錯過這個大好的機會?我們沒有考慮太久,就決定收養老四。

2011-05-11

享受有老三的家庭生活

老三來到我們家時,兩個小姊姊分別是五歲和兩歲,都已經懂事了。她們對弟弟非常好奇,也很愛這個弟弟,兩人爭相逗弟弟玩,一點都沒有嫉妒的心態。我們夫妻對待孩子總是盡量一視同仁,不偏袒,不比較,收養下一個孩子之前,都會先讓家裡的孩子知道,讓他們有參與感,跟著我們一起期待家中新成員的來到。新成員加入後,我們的生活不會一直繞著寶寶打轉,丹瑪醫師(百歲醫師)說,是孩子加入你的生活,不是你加入孩子的生活。寶寶需要我們的關注和愛,家裡原有的孩子也需要我們的關注和愛,兩個小姊姊也學習幫父母分憂解勞,在能力所及的小地方幫忙,像五歲的大姊姊甚至能夠幫忙餵奶呢。兩姊妹知道弟弟的加入不會分散爸媽對她們的關注和愛,心裡就有安全感,就不會嫉妒。我們深深覺得,父母不比較孩子,手足間就不容易有敵意或競爭的心態,就容易相親相愛,大家的地位是平等的,不會因為你比較聰明或是比較漂亮,就得到比較多的注意和愛。

帶老三回家後,按照慣例,我們帶去給信任熟識的小兒科醫師做例行的嬰幼兒健檢,醫師注意到他的左手臂較無力,建議我們可以幫助寶寶的左手臂多運動。回家後,爸爸說,讓他在地上多爬就是最好的運動。因為我們家的寶寶都是採趴睡,四肢有較多的運動機會,加上常把寶寶放在乾淨的地板上爬,果真一段時間之後,老三的左手臂就有明顯的改善,漸漸強壯起來。除了身體日漸強壯,老三在情緒的發展上,也有顯著的進步,他很快就變成一個快樂又有安全感的孩子。這個經驗再一次證明,在健全家庭中長大、有父母專心照顧的孩子,各方面的發展,都容易勝過在機構中長大的孩子。能夠把沒有父母的孩子,送進想要有孩子的家庭,實在是一件美事。

我們家老三的性情特別溫和,乖巧可愛,不大哭鬧,跟大姊一樣,只訓練一天就能睡過夜。我們原先擔心有三個孩子會太忙碌,結果他不但沒給我們添太多麻煩,還成了我們家的開心果,家裡兩個小姊姊都好愛他。在這種和樂的情況下,我們忍不住心想:如果這麼好帶,再收養老四也不是不可能啊;若有機會,也許可以再來一個弟弟,湊成兩男兩女,豈不是好上加好!

我們之前同時向南北兩個機構登記收養,從南部收養到老三後,我們並沒有向北部的機構取消申請。我們的想法是,反正他們那邊要等兩年,到時候再說吧。結果上帝居然給我們一個大大的意外。

2011-05-09

收養第三個孩子

二○○八年,我們就近向台北一間收養機構申請收養。我們早在收養老二之前,就向這家機構申請過,後來因為從別處收養到老二,就沒有再繼續進行下面的收養程序。這間機構的平均等候時間是兩年,但因為手續簡便,地緣又近,我們還是決定試試看,這樣就比較不用勞師動眾,長途奔波。但是補送新的文件之後不久,我又蠢蠢欲動,想同時向收養老二的機構提出收養申請,因為根據之前的經驗,從這裡可以比較快收養到孩子,只是需要跑南部至少四趟,對我們這四口之家來說,確實有些不方便。

不過為了可以早點有老三,我們還是決定也向南部這個機構申請收養。同樣的程序再來一遍──做身體檢查、準備文件、到機構上課、到機構面談、家訪、審核……通過層層關卡,終於到了媒親的階段(我猜媒親是matching這個英文字的音譯),意思就是將孩子配給合適的養父母。

審核通過後不久,機構就來電,說已經為我們媒親到一個男嬰,下禮拜就可以去帶他回家,我們開始興奮地數日子。沒想到出發前兩三天,機構卻來電說,生母改變主意,想要自己撫養,決定不出養孩子了。我們聽了當然大失所望,也開始有些提心吊膽:這種情況會不會在收養程序進行到一半時發生呢?

但是我們願意去承受這種風險,這關一旦挺過,我們就可以多一個孩子來愛了。愛真是很奇妙的東西,當我們只有老大時,當然是很愛她了。可是老二來了之後,那愛卻沒有減少,沒有被分割,而是增加一倍,我們心裡自然就生出更多的愛,來愛第二個孩子。我們相信,如果有老三,我們心裡一定會再多生出一倍的愛來愛他。

隔了幾週,機構又傳來好消息,說再度為我們媒親到一個五個月大的男嬰,而且寶寶的氣質還跟我們家的爸爸很像呢!

這次我們一家四口浩浩蕩蕩,坐高鐵南下接弟弟。有了高鐵,旅途不再困頓,兩個女兒可以坐高鐵都好興奮,好像全家出遊一樣。

到了機構,社工員為寶寶子換上我們帶來的嬰兒服後,就抱來會客室見我們。第一眼見到老三,覺得他有些弱不禁風的樣子,爸爸一抱起他,他立刻把頭依偎在爸爸肩上,一副渴求關愛的模樣。每次到機構帶孩子回家,第一眼見到孩子時,都有一種心疼的感覺。機構的保母雖然也是盡心盡力在照顧孩子,但畢竟不像家庭中的父母那樣,可以一對一專心照顧孩子。在機構的孩子,看起來就是缺乏父母充分的關注和愛,沒有孩子該有的天真爛漫、充滿安全感的笑容。我們每每都迫不及待想帶孩子回家,讓他體驗真正的家庭生活。

這間收養機構的做法是,收養父母先來看媒親到的孩子,然後回家考慮,如果還是願意收養,三天後可以來帶孩子回家。對我們來說,機構既然已經根據我們提出的條件(基本上就是身心健康的孩子),為我們安排到孩子,我們就不覺得有必要再考慮。所謂的考慮,是要考慮什麼呢?是要看自己跟孩子有沒有緣嗎?是要看孩子長得夠不夠漂亮或夠不夠聰明伶俐嗎?我們不希望自己有這種挑孩子的心態,畢竟就算是親生的孩子,父母也是沒得選,生下來怎樣就是怎樣了。我們能夠事先要求身心健康的孩子,就已經很幸運了,到底還要挑什麼?

所以我們向收養機構表示,我們不必考慮,來看孩子那天,就希望把孩子接回家。但機構礙於規定,無法同意,不過看在我們一家四口遠從台北過來,長途奔波實屬不易,便同意讓我們隔天就可以接寶寶回家。如此一來,我們只要在飯店住一晚即可。

那天晚上,我們找了家飯店投宿,兩姊妹在飯店房間裡的大浴缸玩水玩得不亦樂乎,我們也享受了一個暫時無事一身輕的夜晚。想到明天就可以接寶寶回家,心情真的很興奮。

2011-05-08

要不要有老三?

只有兩個孩子時,手足感情好的時候很好,但吵架的時候也永遠是跟同一個對象吵架,對立的關係較明顯,所以妹妹滿兩歲後,我們開始考慮要不要收養第三個孩子。老實說,我們為這件事考慮了很久,因為照顧兩個孩子的生活,已經夠忙碌了,加上我們家都是以腳踏車代步,出門時,爸爸媽媽各載一個孩子剛剛好,如果再來第三個,全家一起出門時豈不是很不方便?

我先生家有四個手足,他很喜歡那種熱鬧的家庭生活,而且我們所信仰的聖經,也說孩子多是福氣,誠如中國人自古以來所說的「多子多孫多福氣」。只有兩個孩子的關係比較容易對立,加入第三個孩子之後,彼此的關係會有變化,而且三人成群、才算是團體嘛,孩子更能夠學習團體生活。

幾經考慮之下,我們相信孩子多是利大於弊,祝福大於麻煩,於是興奮地開始準備收養第三個孩子,而且這次我們打算收養男生,一方面可以讓孩子有較多的機會學習和異性相處,一方面也為家庭生活增添一些有趣的變化。輕輕鬆鬆就可以選擇孩子的性別,大概可以說是收養的一大好處吧!

2011-05-07

真正的和好需要道歉和原諒

我們家有一個家規,就是衝突過後,得罪人的一方(包括大人)必須道歉,而接受道歉的一方必須說:「我原諒你」,然後給彼此一個擁抱。原諒之後,就不可以記恨,日後也不可以再拿出來當把柄。這個做法幫助我們在犯錯後,可以很快就道歉,也幫助我們學習馬上原諒,不記恨。

我們大人得罪孩子時,也會向他們道歉,讓他們知道,爸媽不是完美的人,也會犯錯。我們晚上送孩子上床時,有時會問他們:「爸爸媽媽今天有沒有得罪你?需不需要向你道歉?」有時孩子會指出我們那天做錯了什麼,我們就會向孩子道歉,請求他們原諒。孩子這時一方面因為心裡憋著委屈,一方面也感動父母願意認錯,有時就會哭出來。但是我們透過道歉和原諒,關係就得以修復,感情就得以和好。

2011-05-06

化解衝突的順序和態度


先自己想辦法化解衝突:我們家有一個家規,手足之間發生衝突時,比如有人搶走你的玩具,必須先直接告訴對方這樣做不對,請對方不要這樣做。
再去找爸媽主持公道:如果好好跟對方說,對方卻不聽,才可以去找爸媽來主持公道,其實這時也必須去找爸媽來主持公道。
這個順序很重要,誰得罪你,你就要先面對那個人講清楚,不要用告狀的方式,馬上訴求更高的權柄來替你解決。(這其實是從聖經馬太福音十八章來的原則。)這個做法可以訓練孩子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,幫助孩子在面對衝突時,自己先想辦法解決,而不是一遇到困難就立刻求助。當孩子發生衝突時,我們不會立刻介入,有時候他們真的就自己化解了衝突,言歸於好,那種情景實在可愛又可貴。
至於態度方面,我們非常強調不可以從別人手上搶走東西,不可罵人或動手打人,因為這樣的行為是出於恨意,出於恨的行為就是暴力,對衝突的化解無濟於事,只會讓彼此的衝突惡化。所以如果姊姊偷了妹妹的玩具,妹妹不可以從姊姊的手上搶回玩具,就算是她自己的玩具,還是得客氣地向姊姊要回來;如果姊姊不還她,她就可以去找爸媽主持公道。
根據我們的經驗,孩子若是按照上述的順序和態度化解衝突,就不會養成暴力相向的惡習,一方面他們知道父母一定會主持公道,一方面我們也教導孩子,手足之間不管發生什麼事,罵人或動手打人都是不對的。

2011-05-05

心上的一根刺

下面是發生在我們家爸爸和兩個女兒身上的一個實例,用來說明原諒別人很重要,主述者是爸爸:
有一天下午,我突然注意到兩姊妹整天跟彼此嘔氣,只因為那天早上有一方得罪了另一方。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,就把她們叫到我的書房,當著她們的面畫了一張圖──有一顆心上扎了一根刺。
我問她們:「看到了嗎?這是什麼?」
她們回答說:「是一顆心。」
我指著心上的東西再問:「這是什麼?」
她們說:「不知道。」
我說:「是一根刺。」
她們問:「什麼是刺?」
我說:「就是長在植物上面尖尖會刺人的東西,比如我們頂樓上種的九重葛。」

2011-05-04

減少搶玩具的衝突


一、玩具各有主人
兩姊妹雖然相親相愛,但是當然也有起衝突的時候,主因不外乎搶玩具。孩子為玩具爭吵的情況,常令許多父母頭痛。我們的做法是,玩具不公用,讓孩子各自擁有自己的玩具,就像大人也有自己的東西,別人不能隨便亂拿一樣。搶別人的玩具,就是不對,就要面對後果。孩子因為對自己的玩具有自主權,就有安全感,知道自己的東西不會隨便被奪走,並且也學會愛護自己的玩具。在這種情形下,當孩子願意和手足分享玩具時,就是出於真心的分享,不是出於強迫。這個方式讓衝突變得容易釐清和化解,帶給家中不少安寧。
二、玩具換主人需有見證人
除了玩具各有主人的做法之外,有時孩子會想交換玩具,或是想把玩具送給手足。這時我們會要求孩子找爸爸或媽媽當見證人,證明他們確實真心想要交換,或是想要把玩具送給對方。我們會這樣做,是因為家中偶爾會上演類似下面這齣戲碼:姊姊垂涎妹妹的一個玩具,就想辦法騙妹妹把那樣玩具送給她。但是妹妹年紀小,不太懂「送」是什麼意思,等她想要拿回自己的玩具時,姊姊卻說這個玩具已經是她的了。類似這樣的糾紛偶爾會發生,為了避免大的孩子誆騙小的孩子,我們便立下這個規矩,一定要在爸爸或媽媽的見證下,才能交換玩具或送玩具給對方,日後若有糾紛,就有證人可以證明誰是誰非。
我們發現立這些簡單的規矩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紛爭,孩子也可以學習尊重別人的「財產」,並且了解說話要算話,送給別人的東西,就不能再要回來,除非對方願意主動還給你。有些人會覺得東西各有主人的做法,可能會讓孩子變得自私,但我們從孩子身上並沒有看見這個現象,反而看見他們愛護自己的東西,尊重別人的東西,拿別人的玩具時會知錯,不會理直氣壯或理所當然。我們發現透過這小小的一件事,可以讓孩子學會許多重要的人生功課。

2011-05-03

姊妹情深

妹妹的個性和姊姊有如天壤之別,倔強固執,不輕易讓步,偏偏又身強體健,哭聲驚天動地,我們剛開始著實吃了不少苦頭。但在一步步應用丹瑪醫師的育兒法之後,漸漸上了軌道。我們花了六天,才訓練好妹妹睡過夜,不像姊姊一天就搞定了。在訓練睡過夜的期間,我們半夜都會醒來,睡眠嚴重受到干擾,雖然只有六個晚上沒睡好,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,精神和體力才漸漸恢復。這個經驗讓我們再度慶幸能夠應用丹瑪醫師的育兒法,當父母和孩子都能一覺到天明,家中就有安寧,父母就有體力,孩子白天的心情也會大好。

妹妹漸漸長大,我們看見兩姊妹玩在一起的情景,心中常湧出一股暖意,有手足作伴的孩子真是幸福。有一次大女兒對我說:「媽媽,你猜我最要好的朋友是誰?」我心想,會不會是教會裡的小朋友,結果她說是妹妹,當下我心裡很感動,因為手足之間能夠這樣相親相愛,實在難能可貴。做姊姊的除了有玩伴,也有機會學習照顧妹妹。每次出門有人喊她「妹妹」,她都會一本正經地糾正對方說:「我是姊姊,不是妹妹」,直到上小一,才知道原來別人叫她「妹妹」,是「小朋友」的意思,不過她小小年紀就已經很有姊姊的架式了。在父母全時間的照顧下,兩姊妹一起學習,一起成長,真是一幅很美的畫面。

2011-05-02

收養第二個孩子

有了一次收養經驗後,第二次收養就熟練多了。我們很快就把該準備的文件準備好,這次是向不同的收養機構申請,他們有固定的程序和時間表,比較能夠預知進度。

當我們決定再收養之後,就告訴女兒,我們要再收養一個孩子,讓她也有參與感。從社工員來家裡訪視,到我們去機構面談,老大都全程參與,也興奮期待將有一個弟弟或妹妹。

走過一步步的程序,我們通過審核,順利安排到合適的寶寶。到了接老二回家那天,全家起個大早,爸爸告訴老大: 「今天要去接妹妹回家喔。」她睡眼惺忪地起床,跨上她的三輪腳踏車,騎出房門,聽到爸爸這樣說,就興奮地到廚房對媽媽說:「要接妹妹回家。」已經儼然一副小姊姊的模樣了。

經過長途跋涉,我們來到收養機構,把帶來的嬰兒服交給社工員,讓她到嬰兒室幫寶寶換上,然後抱來會客室。見到剛滿月不久的老二時,那一刻的心情很激動:「這個小嬰兒,就要做我們的女兒了!」老大看爸爸親了妹妹一下,也跟著上前親了妹妹一下,然後我們拍下第一張有妹妹的全家福照。

辦好該辦的手續後,我們踏上歸途,一路上迫不及待想要回到我們溫暖的家。快到家時,老二突然在計程車上大哭起來,怎麼哄都不是,是暈車嗎?還是肚子餓了?真叫人著急。一進家門,立刻沖奶粉餵她,見她知足地吸吮著奶嘴,我們心裡也很滿足:啊!我們現在有兩個孩子了!

2011-05-01

我們不要只養一個孩子

在我們的觀念裡面,實在無法接受家裡只有一個孩子,最主要的原因是,沒有手足的孩子實在太孤單了。有手足的孩子,在家中就有玩伴,可以一起玩耍,互相陪伴,還有許多機會學習分享,學習愛和饒恕等等重要的人生功課。我們覺得透過手足來塑造品格再合適不過了,因為關係親密的家人要學會相親相愛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如果能在最不容易相親相愛的環境下學會相愛,將來會更懂得去愛人。

沒有手足的孩子,父母的焦點完全放在他身上,什麼東西他都可以獨享,沒有分享的機會,也沒有吵架後學習饒恕與和好的機會;沒有手足的孩子,會常常需要父母的注意和陪伴,這樣的孩子容易覺得孤單,父母也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取悅孩子。其實孩子和孩子玩是最好玩的,既可以刺激創意,又可以學習群體生活。

我們在這段只有老大的日子裡,深深感受到,大人並不是孩子最佳的玩伴,小孩才是。小孩子可以反覆不斷地玩一個幼稚可笑的遊戲,不但不覺得煩,還越玩越有趣,但大人沒玩幾次,就會覺得索然無味,無聊至極。

我先生家有四個孩子,小時候都不缺玩伴,天天和手足就可以玩得不亦樂乎,家裡很熱鬧,一點都不寂寞。他深深覺得,孩子多的家庭真是幸福。

基於這個主因,老大滿兩歲後,我們便開始積極準備收養第二個孩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