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5-28

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

我最喜愛和敬佩的大衛鮑森牧師,提到聖經有一節經文常常被錯誤引用,就是腓立比書四章13節:「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做。」

很多基督徒引用這節經文,來證明只要靠著耶穌的力量,什麼事都做得到。可是大衛鮑森牧師說,想了解一節經文的真正含意,一定要連上下文一起看,甚至要看整卷書。這節經文的上下文是這樣的,使徒保羅說:「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,這是我已經學會了。我知道怎樣處卑賤,也知道怎樣處豐富;或飽足,或飢餓;或有餘,或缺乏,隨事隨在,我都得了秘訣。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做。」

原來「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做」,是指靠著加給我力量的耶穌,我不管處在什麼樣的經濟景況下,不管有錢沒錢,都能知足。這節經文主要是在講,基督徒不管處在什麼樣的經濟狀況下,都可以靠耶穌知足。

我發現這正是我目前很需要學習的功課,因為過去一年來,我一直對我們現在所住的公寓和附近環境,感到非常苦惱和煩心。我們十年前買這間公寓時,才新婚一年多,沒有孩子。剛搬進來時,房子雖然不大,卻也隔了四個房間,兩個人住真是綽綽有餘,一間當主臥室,一間當書房,一間當儲藏室,另外一間空著,好奢侈啊!

後來孩子一個個來報到,從一個、兩個、三個到現在四個,幾年之間,就把這個小小的公寓給擠爆了!六口之家擠在不到三十坪的公寓裡,而且只有一套衛浴,奇的是,每次有人上廁所,就有其他人也急著要上廁所,這種搶用廁所的戲碼,日復一日在上演。還好我有先見之明,早早買了一只夜壼備用,如果孩子搶用廁所,就讓他們使用夜壼解解急。不過這種戲碼演多了,觀眾也會看煩,我心中對於多一間衛浴的渴求,節節升高,漸漸覺得很難安於現狀。

至於附近的環境,在十年間竟也有巨大的改變。住在大學附近,隔壁巷早就是一條所謂的「美食街」。我們剛搬進來時,所住的那條弄,只有一家自助餐廳和一間雜貨店。但是不知不覺的,一樓住戶紛紛向錢看齊,開始一家家地搬走,把房子租給餐廳。十年下來,短短一條小弄,竟然開了十四家餐廳!(垂直的那條弄則有六七十家餐廳)。我們這些住家完全淪陷,被困在上百家餐廳之中,只要一出門,就會吸入各家餐廳放送出來的油煙,我真不敢想像這些油煙對我們的肺造成多少危害!

除了油煙之外,每到用餐時間,蜂擁而至的學生,或步行或騎車,把我們這條巷弄擠得水洩不通,而且學生常在公寓門前亂停腳踏車,擋住住戶出入,這點已經讓我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。

所以因為衛浴不夠,加上居家環境遭人潮和油煙危害,我苦惱了很久。我天天盼望可以搬走,但是受限於老公的學位還沒拿到,無法馬上離開台北,再加上沒有存款,難以在台北市換屋,我們暫時動彈不得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腓立比書這節經文,是很大的安慰,不管處境多麼艱難,只要靠著加給我們力量的耶穌,都能泰然處之。我確實需要常常數算恩典,多想想自己所擁有的,不要去想自己所沒有的。有時候我沒事會去看看房子,但是老實說,每次看完,我都很慶幸自己現在可以住在這裡。我們的家雖小,卻是按照自己的需要設計的,只要打掃乾淨,住起來還是很舒服。而我們住的這一區,生活機能極佳,少有別的地方比得上,生活中需要的大小東西,都在騎腳踏車就能到達的範圍。臨時需要買菜、買水果或日用品,不到五分鐘的距離就有了,對於要照顧四個孩子的家庭來說,真的非常方便。

不過在學習安於現狀的同時,我們當然也一直在思索未來可能的住處。我前陣子突發奇想,覺得內湖靠山的房子也許不錯。這個周末終於有機會去看了兩處房子,結果都很失望。一處在大湖山莊街,靠近親水公園,一處在內湖路三段,房子本身很不錯。但是生活機能完全不符合我們的需要,第一,我們去的那一區,感覺上路很窄,又是雙向道,感覺有些擁擠;第二,有陡坡,出入無法騎腳踏車;第三,附近沒有早晨的傳統市場,只有黃昏市場,對於三餐都在家開伙的我們來說,買菜會很不方便。

2012-05-25

一個曾被教育界放棄的孩子──台大教授張文亮

《親子天下》最新一期的文章,再度讓我警覺和感嘆,台灣的國小、國中、高中教育,真的難以培養出真正優秀的人才──品格、熱忱、學習能力、態度
但願台灣的父母,不要再拿分數來衡量孩子的能力了。給孩子空間去做孩子、去發展興趣、去閱讀、去學習吧。

2012-05-24

再談教育體制下的受害者

雖然我一直是個適應教育體制的學生,成績好,學位高,但說來汗顏,我遇過太多不適應教育體制、但各方面表現卻比我優秀太多的人。這樣說來,在這個教育體制下表現優秀,到底有什麼實質的含意?這點真的很值得思考。

2012-05-22

黴漿菌肺炎──沒完沒了的戰爭

久仰大名的黴漿菌,終於乘虛而入,把我們家搞得雞飛狗跳。這種細菌是靠飛沫傳染,感染力很強,只要有一人感染,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家人,實在難以倖免。我們家四個孩子經常玩在一起,如果要強制隔離生病的孩子,不准他碰手足或不准手足碰他,簡直難如登天。
黴漿菌引起的肺炎,症狀大多是頭痛、發燒、喉嚨痛、全身無力等,幾天後開始咳嗽,咳嗽加劇時,有明顯的特徵──所謂頓音型的咳嗽。這種肺炎需要服用抗生素,主要是紅黴素(Zithromax對這病症十分有效)。只要服完一個療程,大多能痊癒。
我們家的黴漿菌戰爭,是從爸爸開始。爸爸平常很少感冒,即使感冒也是一兩天就好。可是四月底有一天,爸爸突然開始頭痛、疲倦、微燒;第二天上午發燒三十七度多,下午升到三十八度多,繼續咳嗽;第三天的發燒情形類似,但下午發燒到三十九度多,除了咳嗽,還有肌肉酸痛無力,身體虛弱的狀況,心臟非常虛弱;第四天、第五天,退燒,繼續咳嗽;第六天退燒,咳嗽嚴重,晚上無法睡覺。第七天下午再度發燒到三十八度多,咳嗽嚴重,晚上無法睡覺,肺部有痰咳不出來,感覺很恐怖,我們決定他明天一早就得去看醫生。
爸爸兩三天晚上不能睡覺,我也不能睡覺,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躲到孩子的房間睡覺,另一天晚上我躲到客廳睡覺。他倒下,我可不能倒下啊。
第八天去看醫生、照X光,醫生認為是先前的感冒沒好,痰積得深,導致黴漿菌肺炎,必須開始服用抗生素Zithromax,總共五天。嚴重的咳嗽持續了一整週,有時咳到快吐。
爸爸這次的肺炎導致心臟虛弱,無法提重物、上樓梯,第一週虛弱到無法走路或騎腳踏車去看醫生。這兩個禮拜真把我累壞了,平常爸爸幫忙做的事,我幾乎全得一肩扛起來,精神體力到達非常緊繃的地步。
還好兩週後病情已經好轉許多,雖然仍然在咳,但很明顯是在把舊痰咳出來,肺部沒有再分泌新的痰出來。
就在剛鬆一口氣的時候,三歲的老四發燒了,燒到三十八度多,但是活動力正常,食慾也還好。同一天,我也開始喉嚨痛。第二天,老四上午微燒,下午到晚上退燒,活動力正常,食慾正常,而我的喉嚨痛加劇,還有頭痛、皮膚痛、肌肉酸痛、咳嗽、發燒三十七度多,情況不妙。第三天,我很確定自己也感染了黴漿菌肺炎(久病成良醫啊),就開始服用抗生素Zithromax。第四天,老四開始出現頓音型咳嗽,老二也發燒到三十八度多,我驚慌起來,情緒惡劣。後來我冷靜下來,不願被焦慮打敗,畢竟黴漿菌肺炎並不是嚴重的肺炎,只要診斷出來,服用抗生素,就會痊癒的。這天,老二也開始咳嗽了。
第五天早上,帶老四和老二去看熟識的小兒科醫生,上次爸爸也是看這個醫生,他知道我們家的情況,就說我們全家可能都難以倖免,如果出現類似的症狀,八九不離十是黴漿菌肺炎。這話讓我心驚,但其實也放心,事情既已如此,只要乖乖吃抗生素,一定會好的。
這時,幾乎全家都淪陷了,兩天前老大和老三也微燒,老大倒是隔天就沒事了的樣子,老三仍繼續微燒,接著也咳了起來。這時對抗黴漿菌肺炎經驗豐富的我,就開始給老三服藥。

2012-05-15

我是台灣教育體制下的受害者

知道我求學背景的人,也許會覺得我這個標題取得太誇張,因為我從小就是那種很適應台灣教育體制的孩子,能夠自動自發讀書,對成績有榮譽感,求學過程一路順暢。雖然國小和國中是在雲林的鄉下就讀,高中卻能一舉考上北一女,成了國中母校第一位考上北一女的學生。高中畢業後,順利考上國立交通大學的電腦科系,後來又到美國拿到電腦碩士。這樣的人自稱是教育體制下的受害者,是不是太誇張?其實一點也不誇張。

2012-05-01

孩子,我不期待你和別人比輸贏

朋友傳來于美人主持的一集「女人好犀利」節目,看完後,心中十分震撼。這集是在探討「自學」,也就是「在家教育」,父母選擇在家教育孩子,不送孩子進體制內的學校。我們是自學的新手父母,目前正在填寫自學申請書的階段(台北市的國小自學申請在五月底截止),打算今年秋天開始讓即將升上三年級的老大在家自學。我的美國先生喜愛教學,能有機會教育自己的孩子,他感到很興奮,他會負責主要的教學,採用美國的自學教材。我不擅長教學,也對教學沒有興趣,但我必須參與孩子的中文教育,所以心中難免有許多的擔心。可是看了這集節目之後,我的信心大受鼓舞,我確信這是很值得走的一條路,我也為孩子未來的學習和發展,感到非常興奮和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