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-08-27

跟孩子有血緣關係真的那麼重要嗎?

今天報紙刊登54歲的基督徒歌手王芷蕾,透過代理孕母喜獲第一個孩子。她和先生結婚24年一直不孕,求子多年,終於透過代理孕母達到養兒育女的夢想。

這類的新聞總是讓我很感慨。很多不孕的夫妻,為了堅持要一個「親生」的孩子,受苦多年(經歷各種求孕管道),也等候多年,只有少數能幸運的圓夢。血緣關係真的那麼重要嗎?每個孩子都是一個寶貴的生命,只要父母願意用智慧去愛孩子,不管親生或收養,孩子都可以成為父母終身的喜悅。

從另一方面來看,54歲才有第一個孩子,對孩子也不見得最好。父母若能健健康康活到看見孩子大學畢業,就算很幸運了。總之,經過24年的等待,父母體力的黃金時期也過去了,我對這一點真是感觸深刻,每天看著精力無比旺盛的孩子活蹦亂跳,體力實在跟不上啊。:-)

以下這篇文章摘自我的收養書《像我們這樣一個家:收養,可以很幸福》(天下雜誌出版)。

能愛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嗎?

很多人對收養感到疑惑,不知道如何去愛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。對我們來說,這不是一件難事,只要日夜相處,真心相待,愛就會自然湧現。我們剛帶孩子回家時,心中確實不會立刻湧出很多愛來。但當我們全心全意照顧孩子,互動越來越多,關係越來越親密之後,濃濃的父愛和母愛就自然湧出,根本不用刻意去擠出這種情感。但我們知道有些人在這方面有疑慮,所以就請收養了兩個孩子的朋友逸雰來談談自己的感受,她說:

「我想對收養有疑惑的人,大多是因為受到傳統觀念的影響,傳統對於養孩子的觀念,若不是傳宗接代,就是養兒防老,似乎都有先入為主的目的,卻忽略其實養孩子的過程就是在享受天倫之樂。如果是基於目的去思考收養,當然就會有許多的擔心,也就會對收養產生疑惑。

怎麼愛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?夫妻之間沒有血緣但是彼此相愛,而且夫妻一但結合,在法律上會比一等親還要親,所以「血緣」與「愛」沒有畫等號的關係。幸福的收養主要在於養父母是否願意與這個孩子建立關係,就像《小王子》一書中提到,玫瑰園中雖然有許多的玫瑰,但是只有那朵小王子用心豢養的玫瑰,是與他有關係的,而且是獨一無二的。只要養父母願意與孩子建立關係,有無血緣就不是問題。」

正如逸雰所說,如果夫妻之間沒有血緣關係,卻能夠培養出強烈堅貞的愛來,那麼去愛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,更不是難事。因為愛不是憑感覺,愛是一個決定,既然決定要愛一個人,就要愛他到底,沒有什麼能動搖你的愛。

可惜影劇情節常用負面的形象來呈現收養,讓人誤以為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,不如親生的孩子,甚至讓收養人忍不住擔心孩子長大後會不孝,會離家出走。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,親生子女不孝、離家出走或棄父母於不顧的比例,恐怕比養子女高多了。我們有一個朋友是小學校長,他家裡有兩個親生的孩子和一個收養的孩子。他說他看過的孩子太多了,就他所知,親生的子女和收養的子女一樣,在自我身份的認同上,問題一樣多。他強調說,最主要的問題不在收養,不該把所有的問題都歸咎給收養。他說如果你忽略你的孩子,不管他們是親生還是收養,將來都會出問題。最重要的是父母現在就要誠實,有什麼問題出現就要去面對和解決,親生子女的問題就跟養子女的問題一樣多,只是有些問題也許不太一樣。

2012-08-22

自己調配仙草鮮奶

我和孩子都很喜歡喝公館的陳三鼎黑糖粉圓鮮奶(以前叫青蛙撞奶),因為他們使用優質的鮮奶,沒加茶,所以我偶爾會給孩子喝喝解饞。不過平常只有禮拜天從教會回家的路上,會騎腳踏車從那裡經過,偏偏中午一兩點的時候都是大排長龍,整條路擠得水洩不通。想到要排那麼久,我就失去興趣,久而久之,我們就習慣不喝了。為了彌補喝不到的遺憾,我在住家附近找到一家茶鋪,他們有種飲料叫仙草鮮奶,就是把鮮奶、糖水和仙草凍混在一起,好喝極了,而且仙草大概比粉圓健康吧。

喝了一陣子之後,有一天我在傳統市場,看到有個小姐在賣小周食品的「客家手作仙草凍」,她說他們的仙草凍沒加鹼粉,我才知道,原來市售的仙草凍,不見得健康,因為大多加入了鹼粉。小周食品的仙草凍是用黑糖煮的,比起茶鋪裡加果糖的做法要健康多了,於是我就買回家,想自己調配仙草鮮奶。我把仙草凍分成四份,各放進四個小杯,然後每杯都注入一些鮮奶就完成了。插上大吸管喝,鮮奶和黑糖仙草混合的滋味,真的很不錯,我和孩子都很喜歡。

我們家平常不喝鮮奶,但偶爾喝一點仙草鮮奶當甜點,還是比吃其他的甜點健康和清爽。因為每次只能分吃一碗仙草凍的份量,孩子喝完都會覺得不過癮,但我覺得意猶未盡是最好的,會讓你期待下次再吃的機會,也不會對身體造成負擔。:-)

7/13/2013

現在又更進一步,把鮮奶改成椰奶,真是美味又健康!

2012-08-09

也是對收養的歧視?──辦美簽並不是一種愉快的經驗

上次回美國探望婆家親人,已是三年前的事了。當時老四已經出生,住在收養機構的嬰兒之家,等著我們探親回來後,就可以接他回家。所以家中四個孩子,只有老四還沒見過美國的親人。

今年,我們好不容易存到足夠的錢(其實這些錢都是從我老爸過年過節塞給我們的紅包存下來的),可以買機票回美國探親,一家六口選在九月初的淡季出發,機票錢總共還是要十九萬元。我們實在無法想像,下次要再存這麼多錢回美國,將是什麼時候?

我們家只有爸爸拿美國護照,我和孩子都拿中華民國護照,上次辦的美簽尚未過期,只有老四需要第一次申辦美簽。

因為幾年前有過慘痛的經驗,所以這次決定由我獨自出馬帶老四去辦美簽。幾年前那次的不愉快,是因為我天真的以為,由美國爸爸出面替孩子辦簽證,可能會受到禮遇,比較容易些,沒想到反而受到刁難,整個上午耗在AIT(美國在台協會),跟擺官僚的官員纏鬥半天。他們覺得爸爸既然是美國公民,為什麼孩子需要辦非移民簽證?問題是,我們家的孩子是收養的,美國公民在台灣收養孩子,並不能直接向AIT申請美國護照,我個人認為這算是對收養的嚴重歧視(美國公民在台灣生下孩子,都可以直接向AIT申請美國護照,但收養的就不行)。

我們曾經研究過要怎麼為孩子申請美國護照,比較簡單的方式是從美國申請,但這樣做的話,會需要在美國等待一段時間。可是我們在台灣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加上沒有多餘的錢,在美國多待一段時間很不方便。其實我也私心不希望孩子將來離開我們,到美國求學、工作或定居。如果一直都在台灣定居,並沒有拿美國護照的必要,因為拿了之後,將來還要面對繳稅的事,多一層麻煩。所以我們就決定目前不為孩子申請美國護照。

言歸正傳,今早我預約八點面談,八點十分左右到了AIT門口,有幾十個人在排隊。我和三歲的老四等了一會兒,很快就進去了。進去之後才發現裡面大排長龍,人山人海,目測就有幾百人。我忘了帶本書去看,這下真是無聊死了,站著排了好久的隊。後來好心的工讀生,看見我帶著小孩,就直接帶我到源訊資料處理櫃台那裡排隊。無聊地坐了好一會兒,我又得到方便,比別人先幾步登記資料,然後再繼續排下一個隊伍。

下一個隊伍是要輸入資料、壓指紋(十四歲以下孩童不用)和面談。等這個隊伍又等了好久好久。好不容易輪到我們這一批(大約幾十個人),我又得到方便,先到櫃台處理資料輸入,然後就是面談了。因為只有孩子要辦,他們給了很多方便,我輸入完資料,立刻就可以面談。可惜啊,前面省下的這些時間,到了最後這一關,全部慘賠。面談官員一一詢問基本資料,當他發現爸爸是美國公民時,態度立刻改變。他說我們的孩子有資格申請美國護照,所以他不確定能不能給孩子美簽。他拿出一張黃色紙張,在上面鬼畫符之後,叫我到三樓去,他說沒有三樓的同意,他不能給美簽。我告訴他,我們的孩子是收養的,不能直接在AIT申請美國護照,必須拿美簽才能去美國探親。但我不管怎麼說都是白費唇舌,他很堅持,我只好到樓上去問看看。

三樓是辦理美國公民服務,跟我要辦的非移民簽證根本毫不相干,就叫我去二樓。二樓是辦理移民簽證,跟我要辦的事務更是不相干。兩頭都碰壁後,我心裡很著急,一樓那個官員口口聲聲說要樓上同意,樓上卻說跟他們無關。

氣急敗壞的我下到一樓,再回去找那位面談官員。這次我把另外三個孩子的美簽拿出來給他看,又給他看戶籍騰本,告訴他之前三個孩子都可以申請美簽。後來他終於態度軟化,願意受理,但他說,他還需要請示主管才能確認,不過應該沒問題。如果有問題,他會再打電話給我。

搞了快兩個小時,我終於出了AIT,其實這還算快的了。想到每天有那麼多台灣人花那麼多時間,戰戰兢兢來面談拿美簽,我真的感到無比同情,因為我自己也覺得每次來拿美簽都是一個很不愉快的經驗。不過老公提醒我,每個國家當然有權決定要不要讓別人來自己的國家,這樣的慎重態度(說難聽一點是刁難)應該不算為過吧。如果國家與國家之間不必這樣充滿戒心,該有多好,或者應該說是──人與人之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