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-12-30

最好吃的義大利麵和披薩餐廳──艾茉蕾!



天天在家吃三餐,會讓媽媽(我)很累。所以我們每週六中午,都喜歡上館子,讓媽媽休息一下。可是自從我們家改吃有機蔬果和無抗生素、荷爾蒙的肉蛋魚類之後,上館子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務,因為在外面常常一吃完,就立刻覺得不舒服,或是回家後拉肚子,有時還會狂冒痘痘。一般餐廳使用的食材、調味料和烹調方式,都非常不健康,難怪我們的身體會有這種反應。

原本我們家附近有一家義大利麵和披薩餐廳,叫艾茉蕾披薩店(Amore Pizzeria),是我們每週一次上館子時,必去的餐廳。老闆很以他的手藝為豪(他在美國開過三家披薩店,做了幾十年,因美國景氣不好回來台灣試試看)。他做的披薩和義大利麵,確實超級無敵好吃,我們吃了之後,身體也不會有負面的反應。

可惜他最近搬家了,搬到忠孝東路和敦化南路交叉口附近(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01巷10號,8771 4948)。雖然去那裡吃飯,來回要多花快一個小時的交通時間,我們還是每週六中午忠實去報到。新開幕三週以來,我們第一週搭捷運,第二週搭公車,第三週騎腳踏車,發現還是騎腳踏車最方便和舒服(我和老大會暈車)。

我們以前去艾茉蕾都是吃披薩,他的用料又多又新鮮,吃他的披薩是一大享受。不過披薩本身必須加很多起司,不符合我們的養生原則。後來他開始賣義大利麵後,我們就改吃義大利麵,沒想到一試就愛上了。我們全家都好愛吃艾茉蕾的義大利番茄醬麵,一家六口點五份,有的愛吃肉醬,有的愛吃香腸,有的愛吃牛肉丸。麵條也有寬、中、細三種選擇,他煮的口感恰到好處,不會太爛。我那位美國老公忍不住驚呼,這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義大利麵和披薩!更難能可貴的是,餐點的單價都不貴,一份兩三百塊左右。我們這一家六口,現在都不太敢亂上館子,因為吃過很多次虧,每次都是花大錢又吃不飽,不像到艾茉蕾吃飯,又好吃又可以吃飽。

如果誰知道台北市還有哪些餐廳好吃、健康又不貴,可以分享一下嗎?:-)

2013-12-17

寶貴的童真



不記得是誰跟我說過,每個孩子都有畫畫的本能,不會畫畫的孩子,其實是因為沒有受到鼓勵。

每當孩子把得意的塗鴉拿給我看時,我雖然有時看不出所以然,或是覺得醜得可愛,還是會不吝於讚美。在不會被批評的氣氛下長大的孩子,果然都有十足的自信心和安全感。

父母加諸在我身上的所有傷害,我戒慎恐懼,不敢再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。從有記憶開始,我不記得曾被父母抱過,也不曾聽過父母對我說:「我愛你。」

我常常抱著孩子猛親,親到他們受不了。有一本繪本叫The Wolf’s Chicken Stew,書的最後,有一百隻小雞跳上野狼叔叔身上猛親,給牠一百個吻(a hundred kisses)。我常對孩子說:「我要給你a hundred kisses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抱著孩子柔軟的身體,聞著他們自然的體香,親著嫩嫩的臉頰,就感到一股很強的療癒作用。原來,不是我給孩子什麼,而是孩子給我什麼──孩子給我的愛,那樣單純,那樣專注,撫慰我童年受創的心。

我們家老大,從小就展現對繪畫的興趣和天分。我們送她去上過一陣子繪畫班,後來她說想要自己畫,不想受限老師的要求,我們也欣然同意。她常會把心裡想到的故事或情節畫出來,看她的畫,很享受,沒有刻意雕琢的痕跡,沒有框架。

老二在畫畫方面,跟姐姐就完全相反。她一直不太能畫什麼,握筆能力也發展得較慢,但我們都沒有批評她,很自然的,她也喜歡畫,雖然畫出來的是很拙樸的東西,卻洋溢著童真。她會模仿姐姐的畫,看姐姐畫鳥、畫美人魚、畫公主等等,她會模仿,然後漸漸加入自己的想法,真的很可愛。

今天姐姐在家裡的大白板上畫美人魚,妹妹也跟著畫了三隻,她畫的女生都好可愛,笑瞇瞇的,還有很長的眼睫毛,看了就讓人心情愉快。

我照了三張相片,這是七歲的老二今天畫的三隻美人魚。


石頭上的美人魚




前陣子有朋友帶孩子去台大湖邊看鳥,回來後,十歲的老大畫了這幅畫,生動活潑,令人驚豔。


兩個孩子的繪畫能力雖然相差很多,但是我們從不比較,因為兩人的天分各不相同,怎麼去比呢?你能說蘋果一定比香蕉好嗎?:-) 但願全天下的孩子,都能夠有機會按自己的天分去發展,不再受到壓抑。

2013-12-07

原來疼痛是如此必要



有一本翻譯的書,書名叫《疼痛》(智庫文化出版),英文書名叫Pain--The Gift Nobody Wants,直譯就是《疼痛──沒有人要的禮物》。書中講到一個極端的案例,有個小女孩天生沒有痛感,她在嬰兒時期,有一次咬掉自己的指尖,用自己的血在嬰兒床墊上作畫,玩血,笑得很高興。她的父母簡直嚇壞了,但是軟硬兼施都無法讓她不再咬手指。她如果踩到釘子,會自己拔出來,毫不以為意。扭到腳踝還是繼續用正常的腳步走路,以至於腳一扭再扭,無法痊癒。

這個故事很可怕,但也讓我們醒悟到,上帝給人疼痛的感覺,是對人有益,而不是有害。疼痛是個警訊,能叫人避開危險,可是沒有人喜歡疼痛。我自己就是一個極端怕痛的人,我對痛的忍受力很低。

最近我的牙齒開始經歷漫長的除汞齊(銀粉)過程,十顆牙齒分佈上下左右四區,需要分四次去除。除一區汞齊,要跑三趟:第一趟是除汞齊、打粗模(因為要做陶瓷崁體)、做臨時填補;第二趟是打細模;第三趟是裝崁體。

我第一次去除汞齊時(右上三顆),請醫生打了麻藥,所以除汞齊的過程沒有痛苦,只有感覺到些微的酸。除完汞齊後,卸下安全防護,移到另一個診間,開始鑽牙,要把蛀的部分清理乾淨。我有一顆牙齒在填補的銀粉底下,繼續往下蛀,可見當初補銀粉並沒有真正防堵了蛀牙。牙醫必須往下鑽,我好慶幸自己打了麻藥,不必忍受疼痛,只有輕微的酸。

鑽好後,先填補層,這一層可以防蛀,很重要。然後要打粗模。再來是做臨時的填補。臨時的填補不能咀嚼,我只能用左邊的牙齒吃東西。

第二次去,是除右下兩顆的汞齊。同樣的,除完後,要鑽牙清理蛀的部分,填層,打粗模,然後做臨時的填補。這次也打了麻藥,並不痛苦。

第三次,就是今天,是去打細模。打細模前,需要除掉臨時填補的部分,打完細模,再做一次臨時填補。因為我怕痛,還是決定打麻藥。結果這次上下兩區一起打麻藥,藥效很強,而且打細模較快,不到一個小時就做好了,所以結束後,麻性仍強,令我十分痛苦。我的右邊,從右眼皮、右臉頰、右唇到右舌,還有口腔內右半邊,都是麻的,無法自由使用肌肉,連喝水都有困難。

回家後,我等到麻藥施打兩個小時後才吃飯,但這時麻藥尚未完全消退。我小心翼翼的吃飯,但聽到右邊好像咬到什麼的聲音。遲鈍的我,咬了兩三次之後,才警覺到我應該是咬到自己的右臉頰了!我立刻請老公幫我看看,果然是咬到了,但因為麻性仍在,我根本感覺不到痛,只聽見咬到臉頰的聲音。這簡直太恐怖了!

我好恐慌,很怕麻藥消退後,咬到的部位會痛得厲害。我想到《疼痛》那本書中提到的小女孩,她沒有痛感做為警訊,一再傷害自己而不自覺。我也因為右邊口腔沒有痛感,咬了自己兩三口而不自覺。

原來,疼痛是必要的,就像苦難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一環,因為每一次遭遇苦難,只要願意倚靠上帝去度過,都會讓我們更堅強、更成熟。但願我能夠學會珍惜每一次苦難的淬練。

2013-12-01

憂慮是嚴重的罪嗎?我們需要原諒自己嗎?



憂慮是罪嗎?需要把憂慮的罪看得那麼嚴重嗎?

當我們為一件事憂慮,代表幾個含意:一、不信任上帝在這件事上掌權,擔心情況會失控;二、也許相信上帝在這件事上掌權,但不相信出狀況時,上帝有辦法幫助我們面對或解決。

不信任上帝會在一切事上掌權,不信任上帝能夠幫助我們面對考驗或苦難,這是對上帝缺乏信心,這樣的罪嚴不嚴重?如果因為常常擔心這個或擔心那個,身心受煎熬、受捆綁,沒有活出自由的生命,這樣的罪嚴不嚴重?

認罪之後,需要原諒自己嗎?

很多人會說,要原諒自己,可是聖經並沒有叫我們要原諒自己。人犯錯是得罪上帝,有時也得罪了別人,但無論如何,並不是得罪自己。只有被我們得罪的人,才有權柄饒恕我們。

聖經說,我們若真心認罪悔改,上帝必赦免(饒恕)我們,然後把這個過犯給忘了,不再記念。如果沒有真正明白這一點,就會一再控告自己犯了罪,不斷用罪惡感折磨自己。這時需要的,並不是原諒自己,而是看清上帝已經饒恕我們,不再記念這件事,然後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。

我們沒有必要原諒自己,原諒自己也沒有什麼意義,因為我們沒有原諒自己的權柄。我們需要做的,是認清自己已經被上帝饒恕,是看清自己已經被無罪開釋。

我信主之前,有過許多荒唐的歲月。信主之後,每每讀到以弗所書第二章開頭說的話,就覺得上帝真的很憐憫我們。

你們從前死在自己的過犯罪惡之中,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,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,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靈。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,放縱肉體的私慾,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,和別人一樣,生來都是可怒的兒女。然而,神既有豐富的憐憫,因祂愛我們的大愛,竟在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,使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……

我也曾為過去犯的一些罪,不時感到心頭沈重,有時想到就會再一次認罪。如今想來,實在沒有必要,上帝早就饒恕我,也早就忘記了,祂恐怕還很納悶,我到底在認什麼罪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