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-12-28

慈悲憐憫的上帝徹底垂聽了我的禱告


多年來,我一直在為父親靈魂的救贖禱告,但那些禱告似乎都碰壁,不見上帝回應。父親在中學任教多年退休,飽讀詩書和古文,中文文筆極佳,十分崇尚儒家思想,對於經常被認為是西方信仰的基督教,不太可能輕易接受。
今年十月底,父親被診斷出肝癌末期後,我們更加迫切為他靈魂的救贖禱告。有幾次我好想向他傳福音,但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可是慈悲憐憫的上帝自有祂的辦法。
第一天 十二月17日(星期三)那天,當地教會的牧師去醫院為父親禱告、傳福音時,有機會帶領父親決志信主,甚至當場為他施洗!慈悲憐憫的上帝徹底垂聽了我最迫切、最渴望的禱告!
第二天 父親接受主耶穌之後,身體機能迅速惡化,不能進食、不能起身、不能說話表達。
第三天    十二月19日(星期五)我去看他,看見他的狀況,忍不住難過痛哭。但上帝給我機會,把內心想說的話告訴父親,然後虛弱的父親突然兩度舉起雙手向天。上帝透過這個來鼓舞我,給我父親得救的記號。
第四天 我們特別為父親禱告,希望他可以恢復一些做人的尊嚴。
第五天 父親突然精神變好,說話也變清楚了。慈悲憐憫的上帝再度垂聽了我們的禱告!
第八天 十二月24日(星期三),我們一家六口南下探望父親,父親全身嚴重水腫,十分痛苦。道別的時候,他特別對我先生說他生不如死。
當天晚上回到台北後,我的內心無比難過和沈重,我實在不忍心看見父親這樣受苦。於是在這個平安夜,我來到上帝面前,迫切的求祂憐憫我的父親,我說:「主啊,你是慈悲憐憫的天父,你若不醫治我父親,就求你快快帶他回天家。」我在上帝面前懇求了很久。
第九天 十二月25日(星期四)整個晚上,父親精神特別好。
第十天 十二月26日(星期五)早上,父親突然不再有反應,血壓不斷下降,醫院說可以帶他回家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當天下午三點半我在台北接到消息,八點半趕回雲林娘家,父親躺在床上,沒有氣息,四肢逐漸冰冷僵硬。我伸手摸摸父親蒼白的臉,對他說:「爸,耶穌已經接受了你的靈魂,你可以去祂那裡享福了。你放心的走吧。」
 
慈悲憐憫的上帝三度垂聽了我的禱告,很快的把父親接回天家,讓他息了世上的勞苦。
我感謝主讓父親能夠活到八十幾歲,一生沒什麼病痛。而他走前最痛苦的時期也大約只有三個月,沒有受到太多的折磨。最重要的是,天父及時救贖了他的靈魂,賜給他永生。 
慈悲憐憫的上帝,徹底垂聽了我在軟弱中的懇切呼求。    
想到父親的離去,雖然仍忍不住要溼了眼眶,但這是悲喜交加的淚水,因為我的憂傷,不是沒有盼望的憂傷(新約聖經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3節)。將來有一天,我們父女還要在天上相見。

2014-12-27

搭高鐵成了我傷心的回憶


這禮拜三才南下探望父親回來,禮拜五下午三點半就接到妹的簡訊,叫我趕快回雲林,說父親拖不到兩天了。
六點半,我坐上高鐵,天色已暗。時速近三百公里的高鐵,在暗夜中一路呼嘯急駛,帶著歸心似箭的我,飛奔回童年的家,要去見父親最後一面。我心裡不斷喊著:「爸,你要等我啊。」也不斷向上帝喊著:「天父,求你給他一口氣,等我回去。」
列車的怒吼聲,聽在我耳中,彷彿在為我父親悲鳴。不到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感覺竟是那麼漫長。
簡訊的另一頭傳來:「爸爸差不多走了。」
這個月,我搭了四次高鐵往返台北和嘉義,節省了許多時間。但今天,我卻第一次感覺到,高鐵實在太慢了。

2014-12-24

求上帝繼續在我父親身上動工


上週五我南下去探望住院的父親,他的狀況不佳,整個人不太有反應。回台北後,我跟先生說,父親不能說話,不能進食,不能起身如廁,整個人瘦成皮包骨,活得這麼沒有人的尊嚴,看了實在不捨。
隔天禮拜六,我們特別為父親禱告,希望上帝能夠恢復父親做人的尊嚴,讓他能夠說話溝通,能夠進食,甚至能夠下床。明知這個祈求太大膽,我們還是這樣禱告了。
結果第二天,禮拜天,父親突然清醒許多,精神好多了,不再一直緊閉雙眼,兩隻眼睛常常轉來轉去,而且一改沈默,比較多話,口齒也變得清楚許多。奇怪的是,他那天突然改用國語跟母親說話,而不是用平常慣用的台語。母親請了一位看護留守醫院,所以她每天晚上會回家睡覺。那天晚上她要回家時,父親一直用國語對她說:「不要回家。」母親問他為什麼,他又用國語回答說:「作伴。」
這個改變像是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一樣,讓我們很受鼓舞。我妹妹說這是迴光返照。不管怎樣,父親能夠恢復一些尊嚴,就足以令我們感到安慰。
身體機能嚴重退化的父親,現在變得有點像小孩子。今天我們一家六口南下探望父親時,把早餐要吃的雞肉粥帶去醫院吃。父親發現我們在吃東西,就問我們在吃什麼,跟他說是雞肉粥之後,他說他也要吃,我妹妹就用湯匙餵點溫開水給他喝。看見原本嚴肅又獨立的父親變成這樣,心中又是一陣不忍。
罹患肝癌末期的父親,開始出現腹水了。原本非常消瘦的身子,突然腫了起來,小腿也是一樣。從種種跡象來看,似乎是一步步要走到最後了。
這幾天,父親一直跟母親說他的「心肝頭」很緊,昨天我在電話上跟他講話,他最後也跟我說他的「心肝頭」很緊。今天我們臨走前,他特別跟我先生說:「你看見我這樣,我是生不如死。」
我們需要迫切為父親禱告,希望他能夠真正明白,他的身體雖然會死,但他的靈魂將會到上帝那裡享受永遠的福樂。我多麼希望父親能夠真實感受到這個好得無比的盼望,因此就有從上帝而來的平安和喜樂。

2014-12-21

今年最棒的聖誕禮物


我的父親病重,最讓我放心不下的,是他靈魂的歸宿。隨著他在世的日子越來越少,我內心對他靈魂的得救,就越來越感到沈重和迫切。
上週二晚上,父親趁著尚能言語時,一一交代了身後事。我擔心他交代完之後,可能會因為放下心頭重擔,很快撒手人寰,就趕快傳簡訊給當地的教會牧師,請他前去醫院為父親禱告、傳福音。
沒想到牧師隔天立刻去為我父親禱告,並且講解福音,然後帶領父親決志禱告,甚至當場為他施洗!當牧師打電話告訴我這件事時,我立刻紅了眼眶:「主啊,你真的聽了我們的禱告,真的憐憫我們,行了最棒的神蹟──拯救我父親的靈魂。」
我以前每次聽見有人在臨終前決志信主,都會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相信。一位主內的好友提醒我,這是我父親和上帝之間的事,我沒有必要去揣測和懷疑。
所以我和先生就持續禱告,求上帝親自向我父親顯明祂自己,親自教導我父親來認識祂。
兩天後的星期五,我南下去醫院探望父親。父親的身體機能迅速退化,一步步變成不能說話、不能進食、不能上下床,而且瘦到兩頰凹陷。我去看他時,他一度被扶坐起來拍痰,本來一直緊閉的雙眼,突然睜得好大,直直盯著我。我看見他那瘦到快像骷髏的臉龐,淚水再也止不住,趕緊轉身,甚至必須走出病房,在走廊上努力平復情緒。但是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,怎樣都止不住。我在走廊上哭了又哭,過了好久,才能平靜的走回病房。
那天下午,牧師夫婦和教會兩名老姐妹來探視我父親,牧師一開口,我父親就有反應。母親很稀奇的說,父親現在都不太有反應,可是他對牧師的聲音特別有反應。我覺得上帝似乎在告訴我,祂透過牧師親自向我父親顯明祂自己,藉此消除我的疑慮和揣測。
我這次南下除了探視父親,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做,就是親口向父親恭喜他的靈魂已經安全有保障,但這樣的話需要合適的時機才能出口,而且我的情緒必須夠平靜,因為我很容易激動,每次在腦中想像自己向父親說這些話,就會泣不成聲。
我一直等到快要離開醫院回台北之前,才鼓起勇氣,跪在父親病床邊,靠在他的耳邊,想對他說這些話。可恨沒用的我,才要開口,就痛哭出來,哭得全身顫動,抽噎不停,一句話也說不清楚。
我趴在床邊,痛哭了好幾分鐘,才勉強平靜下來,用著不時抽噎的聲音,在父親耳邊低聲說:「爸,我真歡喜你的靈魂已經得救。你很有福氣,能活到八十幾歲,現在你的身體雖然快要用完,但是你的靈魂已經安全,將來會去上帝那裡,享受永遠的福氣。」
我說完後,本來肢體已經虛弱到不能動的父親,突然手肘拄在床上,舉起雙手向天,好像小孩子見到慈父那樣。那一幕令我震撼,也大大鼓勵我的信心。
我事後傳簡訊告訴先生這件事,他回答說這是the Christian death reach(基督徒離世前的動作)。他的基督徒爺爺奶奶離世前,雖然身體已經虛弱無力,卻仍堅定舉起雙手向天,彷彿耶穌前來接他們回家。
我父親當時不只舉一次,而是舉了兩次。他才剛信主,對上帝、對聖經和基督教的事知之甚少,絕不可能知道許多基督徒離世前會向天舉起雙手這件事。
我深深相信,上帝聽了我和先生的禱告,親自向我父親顯現。上帝也透過這件事,將父親得救的確據給小信的我。我的心大受鼓勵和安慰。
現在,雖然每次想到父親,我仍會淚流不止,但我的淚水是悲喜交織的淚水,我一方面難過他身心受苦,一方面又歡喜他的靈魂已經得救,即使不久人世,他的靈魂已經得到永遠的救贖和保障。
今年聖誕節,天父上帝給了我一個最棒的禮物──祂回應了我內心最深切的禱告,拯救了我父親的靈魂。願天父繼續施慈愛和憐憫,拯救我其他的家人。

2014-12-09

美味的無鹽什錦蔬菜和雞湯

「無鹽飲食」是葛森療法很重要的一環,因為食物中添加食鹽,會使人體吸收過多的鈉,造成體內鈉鉀失衡──這是疾病的一大成因。很多人會質疑怎麼可以不攝取鈉,其實在平常的飲食中,只要吃進足量的蔬菜,就可以攝取到人體所需的鈉。
葛森療法的三環──有機蔬果汁、咖啡排毒和無鹽飲食,前兩項我們都在執行,只是無鹽飲食一直不知道如何下手,因為沒有鹽的調味,味道實在太淡了。

可是聽說習慣不吃鹽後,味覺反而會變得更敏銳,更能夠吃出天然食物中的各種滋味。

剛開始的時候,我嘗試在炒菜時少加點鹽,以能夠忍受為主。漸漸的,鹽巴竟然可以越加越少。直到有一次,我炒菜忘了放鹽,結果吃飯時,竟然仍覺得很有滋味。我才驚覺到,原來味蕾是可以訓練的,而且無鹽料理一樣可以很好吃。

KC的無水烹調法,本來就是針對蔬菜料理,用來做無鹽的什錦蔬菜料理,真是相得益彰。把蔬菜中香甜的水分逼出來,再用低溫(低於攝氏一百度)慢慢烹煮,煮出來的什錦蔬菜,很有滋味,很好吃呢。

葛森療法的飲食,強調以低溫烹煮,以免破壞營養,所以烹煮的時間會長一點。

以下是我的無鹽什錦蔬菜料理。習慣吃重口味的人,必須從減鹽開始,如果一下子就不放鹽,一定會難以下嚥。

這些材料中,我每次一定會用的是洋蔥(水份多,味道香)]、胡蘿蔔、馬鈴薯,牛蒡也常用。另外還要選用一些水份較多的蔬菜,比如大黃瓜、青椒、韭菜、菇類等等。連青花菜、白花菜、四季豆這種水份含量較少的蔬菜,搭配水份較多的蔬菜一起煮時,不用加水也能煮軟呢。

材料一(耐久煮的蔬菜):洋蔥切丁、胡蘿蔔切丁、牛蒡切丁、四季豆(或粉豆)切丁

材料二(比較快變軟的蔬菜):馬鈴薯切丁、大黃瓜(或青椒、韭菜花)切丁、蘑菇切丁

做法:

1. 先把爆香用的蒜末或薑片放進冷的不銹鋼平底鍋中,開火熱鍋後,轉小火,放一點油在蒜末或薑片上,蓋上鍋蓋,等幾秒讓香味出來。

2. 放洋蔥,蓋上鍋蓋小火煮一分鐘,逼出水份。加入材料一其他較硬的食材(如胡蘿蔔、白蒡、四季豆、花椰菜等等)。用中小火燜煮三分鐘。開蓋攪拌均勻後,再用中小火燜煮三分鐘。

2. 開蓋攪拌均勻,放入材料二。先燜煮三分鐘,把水份逼出。

3. 大約每隔三到五分鐘就開鍋蓋拌炒一下,以免黏鍋。如果用中火火燜煮,至少需要十五分鐘,時間長短需要自行判斷。

4. 等所有的食材都夠軟後,就可以起鍋。不用加鹽。

*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*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 *

今天中午,我用苦茶油加蒜末清炒了一盤空心菜,沒有加鹽。這大概是無鹽料理最嚴格的測試,因為沒加任何調味料,除了空心菜,只有苦茶油和蒜末。因為我們家吃無鹽蔬菜料理很久了,我想了解家人的味蕾被訓練到什麼程度。

我請先生和孩子先吃一口空心菜,再告訴我好不好吃。結果大家吃了之後,都說好吃啊。然後我就宣布,今天的清炒空心菜完全沒加鹽。

我先生說,自從漸漸不吃鹽之後,就不用喝那麼多水了。他說現在每次喝水,大多是因為吃到太鹹或太甜的東西。真的就是這樣耶。

上個月,我們全家開車去台中的醫院陪伴開刀的父親,在民宿待了兩晚。第一天下去時,我煮了一鍋什錦雞湯,放在悶燒鍋裡,帶到醫院。一方面我打算晚餐給家人吃這鍋雞湯料理,一方面我想給母親喝一點,因為她住在醫院陪父親好幾個禮拜,營養恐怕不太夠。

結果母親喝了之後,不客氣的批評說:「你這鍋雞湯,有色,有香,但沒有味。」

其實這鍋雞湯,我們和孩子都覺得很好喝,裡面除了用一隻大雞腿熬湯,還加了薑片、洋蔥、胡蘿蔔、馬鈴薯、牛蒡、番茄、杏鮑菇、高麗菜…..我們喝起來,真的鮮甜好喝呢。

想當初剛開始煮這道什錦雞湯料理時,也是需要加點鹽。可是越加越少之後,味蕾漸漸適應,等到完全不加時,根本就察覺不到沒加鹽,反而可以嚐到各種食材的不同滋味,真是奇妙。

如果無鹽飲食真的對健康大有幫助,而且味蕾反而會變得更敏銳,讓口中嚐到的味道更有層次、更豐富,那真是一個值得去嘗試和挑戰的目標呢。

現在我們家每次喝不加鹽的湯,都很享受,因為完全可以嚐到天然有機食材的鮮甜。在寒冷的冬天,為家人煮一鍋熱騰騰又健康美味的熱湯吧。:-)

對了,順便分享一下我的無鹽什錦雞湯食譜(六人份):

材料:

1. 一隻大雞腿(我是用活菌豬賣的活蜜雞)、老薑片

2. 耐久煮的蔬菜:洋蔥切丁、胡蘿蔔切丁、牛蒡切丁、番茄切丁、杏鮑菇切丁

3. 比較快軟的蔬菜:馬鈴薯切丁(也可以加南瓜切丁)

4. 青江菜切丁、高麗菜切丁

做法:

1. 拿一只湯鍋,放六杯水煮開,把雞腿和老薑片放進去。

2. 水再滾之後,放洋蔥丁、胡蘿蔔丁、牛蒡丁、番茄丁、杏鮑菇丁…..等等較耐煮的蔬菜。

3. 水滾後,以小火燉煮十五分鐘。

4. 加入比較快軟的蔬菜:馬鈴薯丁,南瓜丁….

5. 如果想煮成雞肉粥,這時可以一起放進煮好的糙米飯或五穀米飯。

6. 以小火燉煮十五分鐘後,拌入葉菜丁(青江菜或高麗菜),把葉菜丁拌到下面。

7. 熄火,放悶燒鍋至少三個小時再吃。準備上桌前,雞腿已經骨肉分離,把骨頭拿出來,雞肉剪成一口大小,拌在粥中。

我有時候會在晚上煮一鍋雞肉粥放悶燒鍋,第二天早上就有現成的營養早餐可吃,什麼都不用做,好輕鬆!

2014-12-08

《救命聖經葛森療法》摘錄


在《救命聖經葛森療法》一書中,第十六章談到「極虛弱患者的療法」,詳述了一個案例。
以下摘自書中228~231頁(我有稍微潤飾一下中文):
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婁市的齊諦(Joergon van Zsidy)博士,曾經罹患肝癌,如今已經痊癒。他過去罹患退化性疾病,在身體最虛弱的時候,自行實施了葛森療法。今天的他,氣色很好,但是他說,在情況最危急的時候,「我已經一隻腳進了棺材,病情嚴重到你無法想像的地步。葛森療法確實救了我一命,直到現在仍在幫助我。」

2014-12-06

看來今年要在台北過冬了


今年春天決定舉家移居台東。夏天在台東租到第一個落腳處。秋天去台東的租屋處修繕打掃了兩趟。原預計十一月初冬的時候把全部的家當搬過去,在台東展開逐夢新生活,不料上帝沒有開路,仍讓我們繼續留在台北等候祂的時間。

2014-12-03

向上帝發洩,不向人發洩


老友說我竟敢公然向上帝哀嚎。有個姐妹曾跟我說,她會「罵」上帝。我不相信我們可以辱罵上帝,但我們可以向上帝發出沈痛的吶喊。
人很容易把情緒發洩在「有限」的人身上,造成人際關係的緊張和破裂。但上帝是「無限」的,你再怎麼向祂發洩情緒,祂都能承受。當我們感覺到沮喪、憤怒或失望時,可以將這些情緒帶到上帝面前發洩。我想,這大概就是那位姐妹所說的「罵」。
這其實是合乎聖經的,舊約中的先知,不也是經常向上帝發出沈痛的吶喊。但吶喊之後,他們往往能夠俯伏在上帝面前,讚美祂的偉大的信實。比如先知哈巴谷就曾對上帝說:「耶和華啊!我呼求你,你不應允,要到幾時呢?我因強暴哀求你,你還不拯救。」(哈巴谷書一章2節)但哈巴谷書最後,卻有一段最美的經文,講到雖然處在絕望中,仍可以因上帝歡欣。
看來,只有真正把上帝當爸爸看待的人,才敢這樣放肆的向祂發洩吧,有點像是向地上的爸爸撒嬌或發脾氣一樣。
在幾乎要承受不住的種種試煉中,我真的只能向上帝吶喊和哀嚎:「主啊,這種種試煉要到幾時呢?何時才能脫離黑暗、看見隧道盡頭的亮光呢?」

2014-12-01

我當掉「忍耐」的學分


雅各書一章2-4節說:「我的弟兄們,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,都要以為大喜樂;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,就生忍耐。但忍耐也當成功,使你們成全、完備,毫無缺欠。」
昨天我才在用這段經文來堅固自己的信心,結果今早就在激列的屬靈爭戰中落敗──我當掉了我正在修的「忍耐」學分。
我心中不斷向天父上帝吶喊:「你不是我的天父嗎?你不是愛我嗎?你這樣做,是在愛我嗎?」
兩個月前說要買我們房子的人,到現在還不給定金,還不開始交易。我們負債累累,每天都在為生活費付利息。我們已經忍耐多久了,到現在仍看不見隧道盡頭的亮光!
慈悲憐憫的天父,求祢快快在我們身上彰顯祢的慈悲和憐憫吧。